异地种棉频遭侵犯 河南棉农跪求小偷保收成

手捧棉花的常太生。

异地种棉频遭恶势力侵犯 河南棉农跪求小偷保收成

本报驻廊坊记者 庞永力 文/图

文安、霸州一带农民多经商,闲下来的土地便租给河南农民种棉花,因河南棉农孤立在外,频繁遭遇偷盗、欺诈、强买强卖,成为各种恶势力的侵犯群体。近日,一棉农抓住偷棉者,争执中打了对方一拳,结果被缠住不放,最后不得不下跪哀求。

棉农向小偷下跪

金秋来临,正是农民丰收的季节,而河南籍农民常太生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他的棉田来了小偷,而且还被小偷缠上了。

常太生是河南周口人,年初与妻子二人来到文安县新镇,租了某村的100亩地种棉花。9月12日晚,常太生发现有人偷棉花,上前后得知是邻村的几个妇女,常一边质问一边报了警。一妇女的家人刘某赶来,得知常已报警后非常生气,用手电筒砸了常的头一下,常还手一拳打在刘的腹部。这时候,新镇派出所民警赶到,了解情况后未做处置,只是让常太生多搭窝棚看好棉花。民警回去后不久,刘某带着家人找来,让常太生带着他去看伤,常让两个亲戚带着刘连夜到霸州市医院,花了近200元钱没检查出问题来。

常太生不敢回住处,13日,他找到当地的一个朋友从中调解。为了得到对方原谅,常太生拿了一箱酒、一箱饮料、一桶油,还扛上了一袋棉花。他们把刘某约出来吃饭,饭间掏出500元钱,得到刘的口头谅解。不料刘的家人不干,把500元钱退了回来,并于13日晚再次到棉田打常,无奈,常给他们下了跪,但他们不为所动。在常太生带领下,记者见到了调解人,他与刘某等人很熟,从中做了不少努力,他为双方闹到这个地步而感到遗憾。

谁来保护棉农利益?

记者与常太生走在一望无际的棉田里,很多河南人在这里租地种棉,他们搭上窝棚,吃住不离田地。窝棚低矮、简陋,晚上他们只能点蜡烛和煤油灯,吃水从附近村子拉,挖一个坑用塑料布兜些水用来洗脸、洗衣。他们老家地少,来河北种棉贷了款,甚至卖了房,一开始的成本多是赊欠的,就等棉花卖钱了。他们希求棉花价格高一些,这样才会有规模效益,而平常年一亩才有百余元利润。采访中,常太生也给记者下了跪,他希望能不再有无端的伤害,也希望他一年的收成不会受到影响。

记者从另几户棉农处了解到,文安、霸州一带有数百户像常太生这样的河南棉农,种着数万亩棉花,离乡背井的他们不但生活清苦,而且容易遭到一些本地人和不法分子的侵犯:棉花生长时有人会高价强卖农药、化肥,不买就动武;收棉花时节,又会有人低价强行收购,还有直接到棉田打劫的……

记者到新镇派出所了解情况,没能见到负责人。来源:燕赵都市报